(七) 

她這幾天變得很怪,不是常看著窗外發呆,就是盯著我出神(看得我小鹿亂撞)。每次問她,她都笑著說沒事。

下課十分鐘,我從廁所走回來,就看見她又站在窗口。

『厚~~被我捉到了厚?說!妳在偷看哪個帥哥?』我突然背後抱住她,她嚇了一跳。

<沒有啊……>她轉過身,雙手拉住我兩邊臉頰往外拉。

『那妳在發什麼呆?』她再不放手我的口水就快滴下來了。

<嗯……我在想等一下中午要吃什麼。>她笑著對我眨眨眼。

『愛吃鬼!上一節才吃過早餐吧?』

她緊緊抱住我,臉在我身上磨來磨去。

我當然不會放過揩油的機會嚕~小小毛手毛腳一下……

「喂,你們兩個少噁了,刺激我們哦?」黃毛在我後面叫著。

誰理他啊~

放學後,我們約好買飯到我的住處吃。

我喜歡牽她的手,喜歡彼此體溫相傳的感覺;而且她手腳容易冰冷,溫暖她當然是我這個男友的職責囉!

車庫的巷道很窄,我拉著她鑽來鑽去走向班上的停車區。

<阿浩!阿浩……等一下……嗚!>她語氣緊急地叫著我,我回過頭時,她的大腿正好撞上停在一旁的機車。

『怎麼了?痛不痛?』我蹲下撫著她撞到的地方,但不知道有沒有烏青。

她沒回答我,眼睛直視著地面,雙手緊緊抓著我的衣服。她額頭冒了一片汗,我一摸,冷的,涼涼的冷汗。

『腳很痛嗎?妳哪裡不舒服?』我嚇死了,從沒見過她這樣,她的身體甚至微微發抖!

<不…不用,我們回你的地方……>她的聲音也在發顫。

我要背她,她搖頭。

我小心奕奕地牽她走到我車停的地方,飯也沒買就直接回家。我不敢騎快,只騎30,她靠著我的背,抱得好緊。

回到我住的地方,我拿給她一件我的短褲,要她換上。她右大腿有一塊半個手掌大的烏青,我將她的右腳擱在我腳上,用力推拿。我也常打球受傷,所以住處放有藥酒。

<嘶…….痛痛痛痛痛!>她馬上把腳收回去。

『要推才好得快啦,乖,腳伸過來,我等等買東西給妳吃~~~妳不要逼我來硬的哦!』

她腿很用力地「潰」上來。

我繼續按壓,微微放輕力道。免得她控告我謀殺女友。

她可能是要轉移注意力,開始玩我的臉。先是伸指刺我的鼻樑,然後拉我的臉頰,最後來到我的左耳。

她摸摸耳垂,又摸摸耳環。我一直戴著一年多前她送我的那三顆流星,除了洗澡睡覺,沒有更換過。

『喂,不要挑逗我哦~否則妳今晚就休想離開我的房間了~~』我的耳朵很敏感的

我們的姿勢本來就很曖昧了(誰叫她傷在大腿),她再沒神經下去,我可能真的會獸性大發=.=

她總算停手,把臉靠在我手臂上。

我忽然聽到鼻塞吸鼻子的聲音,袖子濕了一大塊。她正咬唇拼命忍住哭聲,眼淚像倒了的水杯。

『喂喂,我太大力了嗎?』我趕緊尋找衛生紙,可是在浴室。

她搖頭,開始啜泣。

哇咧嚇嚇嚇嚇死我了,升上五專後我幾乎沒見她掉眼淚過,她一直都是那麼樂天開朗。第一次看到她哭,慌到不知怎麼辦,乾脆直接拉起衣服幫她擦淚。

<阿浩……我有事要跟你說……>她聲音有點沙啞,一開口眼淚就掉更多。

『乖乖,我在聽,別哭了哦~~』我心中隱隱不安,什麼事那麼嚴重?

她停了一會兒,深深吸一口氣,平靜地說:<你記得……上週二文文陪我去成大看醫生嗎?>

我點頭。

<我最近總是頭痛…….偶爾想吐……醫生就叫我……叫我去照腦部x光,過幾天再去一趟……>

我的心臟劇烈起來,呼吸開始有點急促。

『沒……沒什麼吧?』我忽然覺得口有點乾。

<剛剛在車庫,我眼前突然一黑,什麼也看不到……..>她從包包拿出一張折疊過的紙,遞給我。

我發現我的手在抖…….我無法控制它的抖動……攤開紙,密密麻麻的印刷文字裡,我只看見

「腦部惡性腫瘤」六字……

『可能是醫院搞錯啊……』我捏爛那張檢驗報告書,丟進垃圾桶。一定是搞錯了,一定!

<我回台中又去做了一次檢查……同樣的結果,惡性,壓迫視神經……>她的哭聲傳來,重重撞擊著我的心。

我腦袋一片空白。

『開刀呢?摘除就好了吧?』我勉強擠出一句話。

<醫生說……我的情況完全摘除的成功率只有30%……即使手術成功,失明的機會很大……>她抱著頭,伏在膝上低泣。

我全身像脫力一樣,眼睛有點發酸。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過來我抱一抱……』我向她張開手臂。

她撲進我懷裡,我緊緊抱住她。她釋放的哭聲壓在我胸前……

我將眼睛枕在她肩上。

眼上的淚可以讓衣服吸乾,但心裡的淚呢………………….

(八)

醫生告訴她要儘早入院動手術,她父母幫她辦好手續了,下週一就得回台中接受手術,還有5天。

一直到晚上9點多,我們都沒吃東西,也不餓。我載她回她的住處。

<這事只有文文和你知道,先別告訴班上其他同學哦!我不想大家擔心。>

我點頭。

她像往常一樣笑著跟我再見,叮囑我騎車小心…….那笑容罩著淡淡的憂鬱…….

我回到家,洗了澡,打通電話跟她說晚安。

黑暗的房間,隱約傳來同樓層其他寢室吵鬧的聲音。

她睡了嗎?能否睡得安穩?

頭會不會突然又痛了?

她現在是不是又在哭了?

還是在做著某事時眼睛又忽然看不見?

她會不會睡著之後,就再也醒不過來,從此離我而去……?

我的心突來的一陣慌張,翻身點亮燈。

我好想見她,想聽她的聲音,想確認此時的她安然無恙………

我拿起手機,11點48分……她應該睡了吧,她平時都11點以前就上床休息的。

我不敢撥手機,怕吵醒她;可是我又好擔心……

這一晚,我翻來覆去睡不著。

隔天我比平常時間早到她住處樓下等她,接她上課。她看見我,很興奮地跑過來。<早呀!我肚子好餓哦~我們快去吃早餐!>

我的心稍微安定下來,我知道她故意和平常一樣,不希望我太操心。

『抱緊一點哦~~不然等一下我車子一甩尾把妳甩出去我可不管哦!』

<抱那麼緊讓你白吃豆腐唷?>她瞇眼看我。

『妳想的話我也可以讓妳吃啊~~我整個人都是你的,歡喜夾去配~』

她大笑。

她情緒比平時還要亢奮,和同學打鬧,搞笑,講笑話,文文也陪她人來瘋,快樂得令我覺得昨晚的事好像是一場夢。

文文說:「昨天我和她談了好久,她大概是覺悟了吧,畢竟只有30%的成功率……她怕萬一有什麼,就無法再這樣和班上同學生活……」

一整天,我的視線都離不開她,就連她陪班長去教務處我都坐立難安,害怕她的症狀會突然出現。

放學一起用過晚飯後,我送她回她的住處。一切就像平常一樣,她站在門口等我離去。

<你呆著幹嘛?再不回去天色更晚騎車比較危險哦!>她揮手,像在趕蒼蠅一樣。

我對她招招手。

<怎了?>她愣頭愣腦地走到我旁邊。

我拉起她右手搓揉,冬天的低溫令她雙手像剛浸過冰水。

『這幾天到我家住好嗎?』看得見她我才能安心。

她看著我,什麼也沒問,說:<我上去收一下東西。>

交往一年多,這是她第一次到我這兒過夜。

不,不能說過夜,她不是我以前隨便帶回來亂搞的女孩,應該說是一起生活。

她想洗澡,可是翻過衣袋後皺眉看我:<我忘了帶睡衣。>

所謂睡衣,不就是便於睡眠時間翻滾的寬大衣服嘛?還不簡單,我拿了一件我的長袖T恤和四角褲給她。

如我想像,我的T恤差點就蓋到她的膝蓋,四角褲她簡直就可以當短褲穿。

等我洗完澡,電視也沒有趣節目時看時,已經快11點了。

我爬上床拍拍旁邊的位子:『我只有一張被子,妳不會那麼狠叫我穿外套坐在床邊喝西北風吧?』

她一副「我早有心理準備」的表情躺在我儘量空出來的位子。

我的床不大,勉強可供我一人大字睡,今天起我還是I字型睡法好了,免得不小心碰到不該碰的地方,招來一陣拳頭。

記得剛交往時,第一次牽到她的手我就興奮好久,她不是那麼容易讓人碰觸的女生,尤其對方是男孩子,所以經過幾次kiss後,難免想揩點小油;可是有一次我的手滑到她屁股時,她馬上不客氣地往我肚上賞一拳………她的力氣無法和男生比,可是就女生來說已經算恐怖了…….

我並不急和她發生關係,因為和她在一起很單純很自在很快樂,一旦發生了性關係,依我過去的經驗,我們見面可能就少不了上床,我不想破壞這樣的美好;只是我畢竟是正常的男人啊,

有時也會給他情不自禁一下,結果嘛……沖冷水和自己解決。

<你睡那麼僵硬幹嘛?明天包你全身痠痛!>她往我身上靠來,磨擦我的腳。她的腳好冰。

我小心地抱著她,但還是不敢亂動----慾火可以燎原,我還是在心中唸經來得安全。

在被窩和我不畏寒冷的協助下,她的腳丫子漸漸溫暖。

<喂,我問你一個問題哦,你總共交過幾個女朋友啊?>她趴在床上微笑著問我。

『問這幹嘛?』

<好奇嘛!>她看起來的確是沒有醋意。

可是這叫我怎麼回答呢……我浪蕩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這得遠追溯到國中時期…….4、5年前的事了,我只記得國二那年終結處男……她的意思包不包括只發生過關係的女人?

<算了,你大概自己也數不清了吧!>她一臉了然和婉惜。

不問最好,我也頭痛。『那妳呢?交過幾個男朋友啊?』我趕緊轉移話題。

<你是第一個!不過….在你之前我曾暗戀過一個男生。>

我的興趣來了。

<一年級時我社團參加羽球社遇見一個男生,他皮膚很黑,長得不錯哦,羽球也打得很好,酷酷的,不太說話。我每次看到他心都會跳好快哦…….>

『難怪妳一連三次都加入羽球社。』瞞得真好,我那時都看不出來她人正思春。『妳有表白嗎?』

她搖頭。<二下時發現他有女朋友囉,我就慢慢打消念頭了。>

嗯……改天去查一下那男生是誰,我要了解誰比較有魅力,嘿嘿!

她停止回憶,笑笑地看著我,伸手觸碰我的耳洞。

我也玩她的耳朵,耳垂軟呼呼的,她的耳很漂亮。

『怎麼沒打耳洞?妳戴耳環應該滿好看的。』這樣要送東西也多個選擇。

<嗯……以前覺得打耳洞要照顧不發炎很麻煩,現在嘛,更不想打了。>

『不會很麻煩啊!我都嘛不管它!為什麼現在不想打?』

她微笑。<你有沒有聽過,男生打耳洞,下輩子會當女生;女生沒打耳洞,下輩子就有機會當男

生?>她輕輕撫著我的耳朵,<你有耳洞,所以我不想和你一樣,若死後真能投胎,我想當男的,你當女的。>

滿溢出來的情感淹沒了我,我忍不住吻她,緊緊抱住她……手術一定會成功,我們一定可以一直走下去…….

(九)

她今天動手術,我呆坐在教室握著手機。

我想去醫院陪她,可是她堅持不准我蹺課。理由是:國貿老師在盯我了。

<你蹺過好幾次他的課了,小心點,免得被當~暑休的話我可不陪你哦!>

除了這個,她又找了一堆理由拒絕我。

『我會擔心。』我真的會擔心……

<哎唷,不過是個手術嘛!等我麻醉藥退了,一定第一個打電話跟你報平安,好嗎?好啦~~>

抵不過她的執拗,我答應了她。

但馬上就後悔了。我坐在教室無心聽講,老師的聲音像背景音樂(噪音),我的心緒圍繞在她身上。

我一直注意手機的來電顯示,備用電池也帶在背包裡,萬一她打給我時手機正沒電,我不敢保證我不會一氣之下就把手機給砸了。

我不知她的手術要花多少時間,也不知麻醉要多久才會退;一整天我都沒接到任何來自她的訊息。

週二上午第三堂課時,我的手機突然振動。

但是一個我不知道的手機號碼,我接聽。

「請問你是梁x浩嗎?」不熟悉的低沉男聲。

『我是,請問你哪位?』

「我是靖x的哥哥。」

我的心突的一跳。

「我聽我妹說過你,我們家的人也知道你們正在交往。我認為我應該告訴你一聲……」

我抓起包包衝出教室奔往車庫。路上遇到正走往教室的導仔,我來不及理會他的詢問。

我飆到火車站,搭自強號到台中。

她的手術並不順利,正在昏迷。

火車上的我,腦袋一片空白。不是不想思考,而是無法思考。

我搭計程車來到她哥哥給我的醫院名字地點。他在醫院門口等我,神情有點憔悴。

他領著我來到一扇大玻璃窗前,她父母,還有幾個可能是親戚的人或站或坐在玻璃附近。

她光滑的頭皮纏滿紗布,鼻口罩著氧氣罩,臉色死白,雙眼緊閉。

我的胸口像被狠狠揍了一拳,又悶又痛,痛得我眼淚就要掉下。

「醫生說,她可能撐不過今晚……」她哥哥站在我旁邊,聲音有些哽咽。

我說不出話來。

晚上8點多,導仔和文文小黑他們,還有幾個班上的女同學來到醫院。

一群女生站在玻璃窗前又哭又掉淚。

媽的,她又沒死…..她們哭個屁啊!

小黑在我旁邊坐下,「吃過沒?」

我搖頭。『吃不下。』她哥買給我的便當還放在旁邊沒動上一口。

晚上12點半,這裡就剩我,小黑,文文,她父母哥哥。

她爸媽跟我說了一些話,但我們都沒心情聊天,她媽媽開口沒幾句就紅了眼眶,一直擦眼淚。

醫生說我們可以進去探探她,但是不能大聲說話。

我們分兩批,她家人先。

然後我和小黑文文進殺菌室全身殺菌,再穿上無菌服,戴上無菌口罩,小心翼翼地走近她病床。

她脆弱的樣子令我無所適從,眼睛望出來的她是一片迷濛,我好想握住她的手……

她的睫毛忽然動了一下,慢慢張開眼來。

她病室外的家人很激動,爭著進來;護士擋著他們。

她眼看向窗外,接著緩緩把視線移到我身上。

醫生走進來看她的情況,趕我們三人出去。

她手指動了一下,我馬上握住她的手,好冰的溫度……

「先生,我們要幫這位小姐查看身體情況,麻煩你先出去好嗎?」

我不理護士的催促,瞬也不瞬地看著她。

她似乎沒有力氣說話,眼神是無奈和歉咎……

她的眼簾突然閣起,手掌無力地攤在我的手上;心電圖上的心跳拉成一條直線,不斷綿延……

護士硬把我推出病室,我沒有力氣抵抗。

我耳邊一陣哭叫聲,不知道是誰的;眼前看到的,是醫生搶救她的模樣,可是她沒有反應,再也沒有睜開眼……

(十)

火葬那一天,許多同學朋友都去送她,但我沒去。隔天離開醫院後,我回雲林。在河堤上坐了一整天,又回到台南。

沒有去上課,我一直待在住處。

我提不起勁做任何事。

皮夾裡的她笑得好燦爛,我不停回想我們之間的回憶…愈想,心口就愈痛……

忘記過了幾天,她哥哥打手機給我。

她媽媽收拾遺物時,在她的抽屜找到一封遺書。

裡頭提到,要我用我的帳號進笑傲x。

我們是一起在天龍x打拼的,自知悉她的病後我們就很少上去了,為何忽然提到笑傲x?

我雖然疑惑,但還是打開電腦,進入金庸笑傲x伺服器。

令我訝異的是,我竟不用選出生地就直接進入了遊戲畫面。

一個新的人物,和我在天龍x的人物同名,身上是新手裝備,人正站在西夏。

飛鴿有信,我看了一下清單。

裡頭只有一封信,來自她的id。

<<嗨呀~~很驚訝吧?其實我是用你的帳號另在這個伺服器開新人物的,我也用我的在這裡開了一隻,你一定想不到吧?呵呵~你在看這封飛鴿時,我一定不在了……這是我設計好的,如果我手術成功,你就不會知道有這信的存在;別說我觸霉頭,我只是預防萬一,不准在心裡偷罵我哦~~~

和你交往一開始是賭,我知道你的個性,要你定下來很難很難;起初我對感情還是有所保留,
可是日子久了,不小心真的將你當成感情的全部,嘿嘿…..從沒問過你喜不喜歡我,一方面你應該被問煩了,一方面是怕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

第一次送你的耳環上有三顆流星,記得它的意義嗎?它是你的守護星哦!告訴你一個祕密:那個耳環在還沒送到你手上前就已經投注過我的願望了!

第一顆流星,希望你每天都能像我以前一樣快樂,多笑多年輕喔!

第二顆流星,希望你能好好過日子,浪蕩是你的本性了,我看要徹底改難啦,控制控制嚕~

第三顆流星,代替我,永遠守護你…

哎呀…打著打著就想掉眼淚…還好你看不見,否則你一定會說我哭起來很醜~

阿浩,能認識你真的是生命中最美好最美好的事…

我愛你……你,愛我嗎? >>

壓抑了幾天的感情像點燃導火線,一發不可收拾;我對著螢幕放聲痛哭,回應著她的問句,只是她再也聽不見了………


しもゆ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