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我們的生日相隔不久,我10月她11月,我生日過後大約兩週,就換我在苦惱生日禮物了。

我蹺課在北門、東寧、中山路晃了一整天,就是找不到適合她的東西。

送飾品嘛~她沒耳洞,沒帶手鍊,脖子上戴著她老媽要她不離身的玉珮……

送書嘛~她喜歡閱讀,小說漫畫古典文學樣樣涉獵,這更麻煩了,而且我根本就不知道哪些書她有她沒有……

送花???我才不幹咧,過時的追女人把戲,再說她姑姑家就是花店,搞不好她會捧著我送的花說:<這包裝技術好差哦……哪買的啊?以後你買花我叫我姑姑包好了!還比較美又省錢哩!>乾脆到她姑姑家買花然後直接送她來得方便!

總之,我就是傷透腦筋!以往送女友禮物時哪那麼費心思啊,她們都說:「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然後我都隨便打發……

我看過她的記事本,月曆上記滿了班上同學的生日,日子到了她就開始寫卡片or買個小零嘴給壽星,她快樂別人也快樂。可是換她生日時卻只有幾個要好的幫她過,我罵她笨,她笑說:<唉唷!高興就好嘛!又不是每個人都有我的好記性,會把班上同學的生日都記得~>

高興就好---她的生活哲學。

那我送什麼她會高興?

我左思右想,答案是:心意到她就快樂。

她生日那天,上課時我傳紙條問她:『今天要怎麼過啊?』

她注意著老師,寫完後很迅速地往我桌上一丟----技術真棒,正好k到我臉頰。<晚餐要和文文還有野口去吃飯。>

文文是她的室友,也是最好的朋友(我也是我也是,但我是最好的異性朋友);野口是班上的優等生,難聽點叫書呆子,以前和她還有文文一起住宿舍的。

『嗚嗚嗚,妳拋棄我了,不把時間留一點給我哦?』我心有不甘。

<不然你跟我們去吃飯?>幸好,她這次丟中的是坐我前面的小黑。

『才不要咧~妳聚完餐來我住的地方啦!我有東西要給妳哦!』我的禮物可不好在大庭廣眾之下送的。

<好吧,那我到時再打手機給你。>

我住的地方是間小套房,下課後我就回家收拾清理……其實不很髒啦,我也是挺愛乾淨的咧!

只是有點小亂,還有些不該出現的東西要藏好……幸好我平時養成習慣不看A書---因為有現成品看當然不用二手資料嚕---不然若運氣差被她翻到就糟糕了;可是那盒保x套……鎖在抽屜好了;

我又四處搜索,看有沒有哪個我已經忘記名字的女人不小心留了什麼貼身衣物在我這兒……還好沒有。

整理好後,我又去東寧路的丹比麵包店買了一個最小尺寸的水果蛋糕,然後飆去文具用品行買了一條1公尺長的藍色緞帶(打點禮物用)。

一切就緒後,已經7點了。我洗了個香噴噴的澡,一面看電視一面等她。

近8點時,響起一陣敲門聲。

我打開門,是她。

『不是要打手機嗎?怎麼自己上來了?我們這棟都是男生耶,一個女生上來有點危險哦!』

<手機沒電了嘛!>她笑。

她今晚不同以往隨興的T恤牛仔褲,而是一件長袖的薄針織衫和吊帶牛仔長裙。

<怎樣?好不好看?>她像展示模特兒一樣拉著裙擺轉一圈,喜孜孜地問我。

『嗯……很不錯啊……』我不否認,真的很不賴。果然是人要衣裝。

<哈哈哈,你臉紅了!>她指著我的臉大笑。

死小孩!

我為她唱完生日快樂歌後,要她許願。她專注地盯著燭火思考,火光映在她的瞳孔上,像橙色的寶石一般。

<好!第一希望我的朋友家人永遠健康快樂;第二希望我一直都能這麼無憂無慮,開開心心過日子;第三希望我能實現我的夢想,環遊世界!>她劈哩啪啦一口氣說完。

『不是說第三個願望不能說出來的嗎?』我笑問,心底有點……失落嗎?她的願望裡沒有我……

<啊!我忘了……沒差啦!>她吹熄蠟燭。

分享美味的蛋糕時,她手伸向我,眼底滿是笑意:<禮物呢?你說有禮物要給我的哦!>

重要的時刻來臨了!

『等一下哦!』

我拿著剛買的緞帶,那是她喜歡的藍色,走進浴室,然後把緞帶像兔耳朵一樣繫在我頭上。我

照著鏡子……厚,真夠破壞形象的……你能想像一個很酷的帥哥頭上綁著很滑稽的蝴蝶結嗎?傳出去我的一世英名全毀了!

『噹噹噹噹~~禮物到~~!!』

不出我所料,她爆出一串大笑聲。

<哈哈哈哈哈,你搞笑哦你,哈哈哈哈哈……..>她眼角笑出了眼淚。

反正我在她面前早無形象可言,要笑就隨她笑吧!

『我想不出來要送妳什麼,只好……只好以身相許,把自己送出去了!』我裝作一副很害羞的樣子。

可是她小姐很不給面子地抱著肚子在地上笑到打滾……看她笑得亂沒形象一把的,我就知她一定以為我在說笑

我在她身邊坐下,把她拉起來,她還是笑個不停……厚,真拿她沒辦法!我深吸了口氣,輕輕抱住她瘦瘦的肩膀:『喂,別笑了啦!妳收不收?』

以往我們最多只是搭搭肩拍拍背,從沒有過這麼親蜜的肢體碰觸,她停住了笑:<你問真的假的?>

『癈話,當然是真的!』

我感覺她身體有點僵硬。<可是語氣聽起來像在開玩笑。>

哎,她不懂這是說話技巧,如果對方拒絕的話,我還能以玩笑之名有台階下嘛!問這麼白,拆我台階=.=

『禮物哪有退件的道理?』

她看看我,然後盯著吃一半的蛋糕發呆(or思考??),沒再說一句話。

我不吵她,就維持這個姿勢,手心微微發汗,心裡很緊張。唉……這個滑鐵廬跌定了。

過了大約有15分鐘,她動了一下。

我的心臟噗通噗通加快,謎底就要揭曉….!

她輕輕掙脫我的手,我的心涼了一半…….大勢去矣……

心中忽然酸了起來……媽的,和女友分手也沒那麼難過……

她跪直身體和我平視,然後兩手伸到我頭上解開那個可笑的蝴蝶結。就在我還沒理解她的意思

時,她給我一朵燦爛的笑容:<禮物我接收了!>

(五)

消息不小心流出後,班上就分成兩大派。

「厚~店店呷三碗公哦!」「早就覺得你們之間一定有鬼,那有人好成那樣的啊!」「我們要成

立防爆小組,以免有哪班的女生不甘心來放炸彈!」

這算是「挺浩派」的,可是只有大概三分之一的人數。另外三分之一是「毀浩派」,顧名思義

就是專門毀謗我的。

「靖,妳不知他很花心的嗎?真的要交往嗎?」「和他有過什麼的女生可以從校門口排到後門耶!」

靠,我哪有那麼糟啊!以為我種馬啊,隨便路上捉個女生就上床哦!

幸好她都只是一笑置之,算是我不爽中的安慰。

另外三分之一是無所謂類型,冷眼看我們自生自滅。

最可惡的是小黑那一群,他們10個人開始在賭我和她能維持多久。有一次我拿過單子一看,差點嘔血至死----有人賭一週,有人賭一個月,有人賭兩個月……最長的竟然只有半年!

「你哪一次交往超過3個月的?簽你半年是給你面子啦!你看都沒有人押!」長得面惡心善的狒狒很不給面子的說。

「阿浩,對靖好一點哦,我們的友情是經不起拳頭考驗的。」志傑二年級時曾向她表白,但被她拒絕,因為她當他是好哥兒們。

唉,前途堪憂……

交往一個多月後,一切風平浪靜。

12月底時,遊戲市場出現了金庸online,她馬上慫恿我一起去玩。她很喜歡看武俠小說,最喜歡金庸,家裡36冊齊全,本本翻過兩遍以上,是班上頭號功力深厚的女俠;我只看過幾部長篇的,了解的不如她透徹。她既然想玩,我當然是捨錢陪女友,誰知道會不會有些網路豬哥不識好歹想來拐人(雖然我也曾是網路豬哥一員……沒事就上網找馬子聊天,可是我可從來沒和女網友見過面,因為我雖冒險心重,但也很愛惜生命的,遇見頭腦較遲鈍的暴龍我還可以靠智慧化險為夷;若走屎運碰上迅猛龍,我怕我跑不過被啃得屍骨無存……留得生命在,不怕沒女泡。)

我們夥同幾個躍躍欲試的朋友去網咖開新帳號,她喜歡天龍八部,我們就進天龍x。一開始大家都是新手,自然鬧了不少笑話,但熟了以後不免沉淪=.=

下課後大家就約時間一起去練功,她則自告奮勇要練技能賺錢。本來上網就是練功和聊天而已,結果結婚系統一開放我的麻煩就來了。她都待在城裡練技能,合成時就是聊天,然後就會有一堆找婆的無聊男子來搭訕。

「安安啊!」「妳有公嗎?」「可以和我去京城結婚嗎?」

我是不必理會啦,因為她都拒絕,應該是不用擔心的,可是眼睛就是會忍不住往她的螢幕瞄,

然後很想直接密那個人叫他少豬哥來誘拐……她也只是笑笑,捏捏我的手叫我別再意。

當然我的行情也不錯,一大堆美眉(反正不見面,就把人妖和恐龍一併當作美女嚕)跟我聊天,網路也感受得到我的帥氣逼人啊~~~(自戀一下,馬桶在那邊)可是她好像都不吃醋,有一次還搶我的鍵盤跟正在密我的女生開玩笑,害得人家對我有意思想約我出去玩,嚇得我收拾殘局,而她小姐正在一旁狂笑。

為了避免一切麻煩,我乾脆拉她到京城結婚。可是她她她……真的很搞怪,第一次婚禮(難道有第二次?別懷疑,就是如此),就在接受了眾人的祝福後,她竟然給我逃婚!我當時的笑臉馬上變得驚愕,然後大家議論紛紛,她在一旁笑得超開心,不斷向我示威。這當然就成了友頻茶餘飯後的消遣話題了。

第二次要結婚那天,我在雲林,她在台中的家,我們各自用家裡的電腦上網。又是廣發喜帖,又是道恭賀喜的,然後呢,她睡午覺遲到,婚禮已經過了………我又再度成為笑柄………

第三次,我乾脆不發喜帖了,直接找紅娘公證。經驗告訴我,那些無關人等只是來看笑話的。

為了避免類似第二次婚禮的烏龍事件發生,我把她綁到網咖,打算讓她在我的威脅下完成婚禮。

本以為這次會很順利地結束,她卻在時間快到時跟我撒嬌,說她肚餓叫我帶她去吃東西……然後又無疾而終……(無力=.=)

她就是喜歡開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然後再撒嬌來澆熄我的怒火。因為平時不論是對我還是對朋友、同學,她都是直率爽朗的,很少見到她嬌柔的一面。所以一旦她使出殺手鐗,我就無法生氣(說起來有些糗,可就是被她吃得死死的)。

後來我也想開了,反正她人就在我身邊,網路上的事我也沒必要再意,就等她想昏時再婚好嚕!我只要顧好她別讓她落跑被拐就萬事ok!

我想很多人一旦有公婆之後,帳號就等於是不分彼此了,有時公開婆的帳號拿東西,有時是婆用公的練功。我把我的帳號給她,可是她說:<一個帳號其實就等於一個人,有自己的性格和習慣,如果我用你的上去,朋友是跟你打招呼又不是跟我,還要解釋多麻煩!>言下之意就是她只玩她那隻09的。

反正我是沒差啦,她高興開我的血刀帥哥去砍人也好,想練她那隻技能的也沒關係,我的目的只是陪她玩金庸,她自己快樂就好了。

(六)

1年過去了,我們還是在一起,感情穩得咧!

我想起剛好半年那一天小黑他們的表情,活像是世界末日一樣。

「天哪!一年耶,花花公子轉性了!!!!」小黑用足以讓隔壁三間教室都聽見的嘹亮吼聲大叫。

「夭壽哦~~天落紅厚唷~~」猩猩還很誇張地把手伸出窗外測雨。

「什麼是『天落紅厚』?」小黑聽不懂台語。

「靖一定還不知道你邪惡的本性,為避免純潔的白布再受你指染,我還是去勸勸她好了。」染了一頭金髮的黃毛還自告奮勇咧!

我趕緊捉住他:『喂喂喂,我在她面前早就原形畢露了啦!你們少亂嚼舌根哦,否則…嘿嘿 ~~』我奸笑。如果他們真的來搞破壞,我百分之兩百會六親不認,拳頭伺候。

『那你們的賭金怎麼算?』

「什麼怎麼算?都沒人猜對啊,就扯平囉!」小黑的表情好像我在說癈話。

『什麼話~~讓你們白猜的哦?拿來!』我死拗也要拗回來。

「拿啥啦!」

『錢啦!你們都沒中,當然是我通吃啊!不用多,一人50就好,別說我坑你們。』10個人就有500耶,嘿嘿~卯死了!

他們堅持不給,我一定要收,然後我們就在男廁前面爭了起來。

<你們在吵啥啊?>她從女廁走出來,一臉莫名奇妙地看著我們。

然後我把我的理論告訴她。

『所以我們應該要收賭金的,對吧~~』

「靖人最好,最可愛了~~妳一定覺得很沒道理的是吧~~」小黑一臉諂媚相,其他人開始在一旁點頭拍馬屁。

<嗯嗯嗯……阿浩你太不應該了,怎麼可以這樣呢?>

啊咧?不會吧?幾句甜言蜜言就哄得她胳臂往外彎?

<一人30塊就夠了嘛!>然後她笑嘻嘻地朝呆掉的他們伸手:<來,乖乖交出錢來吧!>

那幾個王八蛋,我死要活搶都不給我,她一討就個個乖乖掏錢。

她朝我一笑。<我們去福利社買東西吃吧!大家一起去!>

『快上課了耶?』她不常蹺課的。

<哎呀,偶爾蹺之不為過嘛!>其他人歡呼,都跑下樓衝向福利社。

我摸摸她的頭,真拿她沒辦法!

四下,2月的某天……

我和她坐在福利社座位的角落吃早餐(她喜歡看著人群,但不喜歡受注目,所以坐的位置不是最後頭就是人少的角落),她突然倚到我身上來,抱住我的手臂。

她會這樣有兩種可能性:撒嬌和身體不舒服。

『怎麼了?』天氣很冷,正好取暖。

<頭痛。>她的聲音悶悶的,整張臉快埋進我的衣服。

『感冒嗎?』我用額頭抵著她的……好像沒發燒。

<好一點了……這幾天偶爾這樣,還有點想吐……>

她臉色的確不太好。

『我看妳穩感冒了,有去看醫生嗎?』我猜是沒有。

她吐吐舌。<沒耶……>

我就知道。『等等我帶妳去。不准用撒嬌來拒絕我~~』真是的,都不懂得照顧自己。

<文文說她要陪我去,她今天不用補習。>

我知她不說謊。『好,如果文文突然有事,妳就打電話給我,我押妳去。』

<好啦……>

晚上7點多,我想她應該看完病了,播手機給她想問病情。但是語音信箱,手機大概又沒電了。

我改打文文的。

「喂?」

『文文嗎?我阿浩,妳和靖一起嗎?』

「哦……對啊!」

『可不可以請她聽一下?她手機好像沒電了。』

「可是……她睡了耶……」

那麼早?

「她身體不舒服,就先休息了。」

『感冒嗎?』

「嗯……對。」

『那ok,沒什麼事,麻煩妳幫我照顧她一下哦!』文文在我挺放心,她是個很可靠的人。

「安啦,拜拜!」

隔天早上,她精神很好地到學校上課。

『感冒好啦?真快!』

<癈話!我都說我身體壯得像牛咧!>她很得意地說。

『但我怎麼覺得妳臉色還是不太好?』錯覺嗎?

<有嗎?一定是太冷了,冷到我臉色蒼白,我剛剛呵氣還有霧耶!>

她其實有一點貧血,冬天一到就手腳冰冷。

『那我來溫暖妳吧~』我拉開外套,一把包住她。

她也抱住我,頭靠在我胸前。<好暖哦~~>

班上同學對我們的舉動是見怪不怪了,陶醉中的我也懶得管,反正要看就給他們看嚕~~

她,是我不會變質的幸福……

此刻的我是如此相信著……


しもゆ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