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考上南部的五專,特地從雲林老家跑到台南的某技術學院唸書(現在是科大了)。
我讀的科系是外語系日文組,開學那天,我發現真的如外頭的人們所說,唸語言的女多於男,這好像是因為就人體大腦結構而言,女性的語言天份一般說來就是比男性發達………我們班就是名副其實的陰盛陽衰,女生有34人,男生只有11個。工科的男生可能會很羨慕我們文科萬紅叢中的幾點淡綠,其實他們並不了解,一旦經過長期相處,就不會有那種肥水不落外人田的感覺,

情況糟點的,可能會和女生成為姊妹淘,什麼男子氣慨都會消磨殆盡……這就是為何文科男生氣質上都會比工科男生來得秀氣的原因。

開學第一天,導師要我們每個人站起來自我介紹,我相信這是每個新生報到or新老師上任都會出現的老把戲。我坐在最後一排,每當一個女同學自我介紹時,我就在心裡打分數:那個女生長得不錯,挺有氣質的;哦哦哦,這個身材辣哦……;哇咧,台灣國語,ㄤㄢ不分;靠……侏羅紀再現………

輪到我了。『我叫梁x浩,興趣是打球打電動。』還有釣馬子看美女。

我感覺到很多很多來自於女性同胞的熱切視線……這也沒辦法,誰叫我老媽要把他兒子生得那麼帥,體格那麼好。

<梁…x…浩…???>我右邊一個坐在靠窗位子的女生正皺著眉看我。

我打量她:一頭不長不短,稱得上俏麗的短髮,鵝蛋臉上的五官立體端正,尤其那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搭上又長又翹的睫毛,令人印象極深。她還搆不上我心目中的美女標準,但還不賴啦,算是可愛級的。

我是受注目慣了,早習以為常,但她的眼神不像在欣賞,看得我渾身不自在……啊是沒看過帥哥哦?

<你是以前文昌國小六年丁班的梁x浩嗎?>她沒頭沒腦突然冒出一句。

『啊?』我愣了二下。『妳怎麼知道?』

<真的是哦?我是和你同班的許靖x啊!記得嗎?>她笑了開來,興奮地問我。

經提醒,她的長相似乎熟悉起來。

國小的同學我有大半都忘了(我記性不好),只有幾個好朋友還殘留一點印象。她是其中之一,爽朗、愛笑、大方、活潑、直率,她在班上人緣極好,男女通吃(不是雙性戀)。那時班上有四分之一的男生喜歡她……四分之一很恐怖耶!一班大概有25個男生吧,一次有6個人搶,還不天昏地暗?可是她小姐神經粗,還成天和他們勾肩搭背稱兄道弟,渾不知私底下的暗潮洶湧。

國小畢業後曾聽說她們一家搬到台中,沒想到現在又會同班。

任督二脈一打通,我們很快就熟稔起來。自我介紹還沒結束,我和她就已經聊翻天了。

<我填志願時啊,本來想填英文的說。可是排在我前面的一個女生她和我同分,我們聊天,她就說日文好,唸日文的通常副修英文,這樣一舉兩得。然後我們就一起填日文組,她學號還是我前一號咧!結果註冊那天她竟然沒來,看!連開學也沒來!>

『…………』怎麼有人那麼白痴啊?被拐填志願還被人耍?真的是被她打敗了。

她算是我五專生活第一個認識的朋友(撇除國小時期),所有的朋友中也是她和我最要好----普通友誼那種,沒有任何曖昧關係,雖然我知道班上有些同學不那麼認為。她還是和以前一樣,和女生聊私密話撒撒嬌,和男生打球聊電動,男女通吃,每天都是快快樂樂地,好像沒半點煩惱的事;成績也不錯,本科日文更是班上數一數二的高手,其他共同科目則是馬馬虎虎,她說她只對日文有興趣,其他有過就好,青菜青菜;又愛笑,有時看她的笑臉我都會覺得好刺眼……

超陽光=.=

(二)
一下時,有一次下午下課我去福利社買東西吃,我順便幫她買了個巧克力派,半年來的相處,

我知她下午茶時間肚子就會準時響起進食鈴。我回教室時,正好看見她和兩個女生從前門走了出去---其中一個女生我看過,是我同社團的學姐,長得還不錯,常常藉機----勾搭我。

「阿浩阿浩,不太對哦!」我們班11個男生感情都不錯,說話的是小黑,他是原住民,因為皮膚很黑所以叫小黑。

『啥?』

「剛那兩個女生很兇地進我們教室找人,把靖叫出去了。」「靖」是我們對她的暱稱,男生女生都這麼叫她。

『我去看看。』

她們就在一樓樓梯旁說話,我站在樓梯轉角---偷窺兼偷聽。

<請問找我有什麼事嗎?>她的聲音聽起來很冷靜,可是她的表情看起來好像還在疑惑中,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聽說妳和妳們班的梁x浩很要好?」那個學姐開口了,口氣很恰。我心裡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對啊!怎樣了嗎?>她還是一副不明所以然的樣子,睜著很無辜的眼睛看著前面兩個女生。

哇啦~~小綿羊碰上母老虎嚕~~她不知會不會被砲轟得屍骨無存?

「我告訴妳,給我離他遠一點,聽見沒有!」河東獅吼正式上場。

樓梯稀稀了了幾人來往,她們也刻意壓低了聲音,所以獅吼並沒有展現它應有的魄力,但那位學姐的表情絕對填補了這份遺憾。

不是我要臭蓋,我國中時就交過不少女友了,但都不長久。不是個性不合,就是對方受不了我的花心,再不然就是女朋友太纏人……總之兩個女生為我爭風吃醋的場面我看多了啦!平常這種情況我會先閃人,一來沒必要介入女人的戰爭,二來我覺得女人在呷醋吵架時的嘴臉真的很、難、看!

不過這次不一樣,因為其中一個是我的好友,基於朋友之間的道義我不能落跑,必須在此埋

伏,以備對方有出乎意表之暴力行為。

<……可以給我一個理由嗎?>她的表情變得冷淡,我開始佩服她的處變不驚了。

「我管妳,反正妳就是不能跟他太近啦!少三八不要臉去倒貼他!」

哦哦哦哦哦,我相信我現在看見她的青筋了!天大發現,原來好脾氣的她也會生氣,拭目以

待!!!雖然上課鐘正好響起,但我不會因為老師而放棄這一場好戲的!

她深呼吸,然後用極力克制怒氣的語調說:<這位小姐,妳喜歡他想追他不關我的事,他是我朋友,妳沒理由也沒權力來干涉我們的友誼。還有,想追男人請用正大光明方法,不要搞這種小手段,這樣很、沒、格!>

那學姐被訓得啞口無言,那張臉好比被擰乾的溼毛巾一樣,扭曲變形。

<抱歉,我要回去上課了。>

她走上樓梯,正好和我打照面。我嘻嘻一笑,和她打招呼。『Hi!原來妳也有這麼強硬的一面呀!真是令我大開眼福~~』我對她拋了一個自認很噁心的媚眼。

她瞪了我一眼。<看你給我找了什麼麻煩……你交女友關我什麼事啊?找我穢氣!氣死我了

~~~~>

『好啦~我以後會管好我的女人緣,儘量不給妳帶來麻煩,ok?』我搭上她的肩膀,她身高

156,矮了我20多公分,高度剛好,「潰」起來很舒服。

<衰死了,和你同班真衰!衰衰衰衰衰!>

『喂喂,好歹我們是再續國小緣耶!這種緣份百年難得一求耶!』真是傷我的自尊心,多少女生奢求和我同班啊?她大小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瞥了我一眼。<孽緣?>

哇哩咧…………

(三)

升上三年級那年生日剛好是週六,我和小黑他們週五時就去慶祝,週六早上回雲林,和幾個比較要好的國中同學續攤。我們在斗六吃飯聊天,又去唱歌,一直玩到傍晚5點多。一夥兒人正要騎機車回家,我的手機在半途響了起來。

『喂?』我把車停在路邊,摘下安全帽講話。

<阿浩嗎?我啦!>是她。

『唷!才分別幾天就想我啦?』

<少三八啦!你……現在有空嗎?>

『有啊?幹嘛?』

<我在斗六車站……能來接我嗎?>

『不會吧?妳在斗六車站?妳該不會是買錯票還是下錯站吧?妳家不是在台中嗎?』她不會笨到這種地步吧?

<喂……我特地下來想幫你過生日的耶……而且我才沒那麼呆咧!下錯站?>

呃?幫我過生日?我的下巴快掉下來了。

『等我一下哦,我就過去。若遇到怪叔叔要給妳糖吃,帶妳去玩,妳記得要說「no」哦!』

<……你以為我才3歲嗎?>

『妳外表看起來像國中生,我哪知妳的腦子會不會還沒成熟?』

<呵呵呵…你期待吧,我會幫你好好過、生、日的~>她用撒嬌的聲音說著,可是我聽得出來她的咬牙切齒。

我大笑,和她抬摃真的很好玩。

看到她時,我差點吐血。她只穿一件短袖T恤和牛仔褲,背個小包包。

『小姐……妳不冷嗎?』

<嗯……還好啦,有那麼一點涼。>

『啊妳是笨蛋嗎?妳知不知10月的天氣就算白天很熱,可是一到傍晚就會轉涼?』

<我知道啊!可是我要來時沒想到咩!>她傻笑。

我忍不住翻白眼。真是被她打敗了!

我脫下身上的薄外套遞給她。『穿上。』

她瞪大眼睛。<那你咧?>

『本人身體強壯不怕風吹。哪像妳風一颳就會被吹跑。』

<喂喂,別小看我!我身子也不弱的耶,我就算今天流鼻水明天就會好的耶!>她一臉不服氣。

『是啦是啦!可是從這裡到我家騎車就要30分鐘哦~~我怕妳冷死。』

<那更應該要你穿啊!騎車的是你耶!我坐後面你還幫我擋風,你感冒我會良心不安啦!>

我就不會良心不安哦?

『穿上啦!龜龜毛毛的,大不了我感冒的話妳陪我去看病,餵我吃藥當賠罪不會哦!』

她突然不說話,一雙大眼眨也不眨地望定我。我從她眼中讀不出任何情緒,也不知她現在腦子裡在想什麼。很奇怪的感覺……我甚至有點不敢和她對視。

『上車吧,不然把妳丟在這裡哦~~』為了化解這種尷尬,我勉強吐出一句話。

她突然笑了,把外套穿上,然後坐上機車後座。

我的外套套在她身上顯得過大,袖子長出一大截,下擺幾乎要蓋到她的膝蓋,實在有點好笑,也……很可愛。

雖然我自認身體強健如牛,這點小涼風不放在心上,可是一路騎回西螺,我才領悟到人體的脆弱……真的很冷

我把車停在家門前,告訴她:『我拿件外套。』

<嗯……抱歉。>

『不會啦!如果讓妳著涼別人還會說我不夠憐香惜玉咧!這有損我的形象。』她哈哈笑了兩

聲,我敲敲她的腦袋。『快7點了,妳餓不餓?要不要進我家吃個飯?』

<不用了!>她搖搖頭。

『ok!那我們等一下去買蛋糕!』

我帶她走進客廳,老爸他們都吃飽飯了,正嗑水果看電視。

「浩浩啊,你要不要吃飯啊?媽媽熱一下菜就好了哦!」我媽頭也沒回就知道是我回來了。

「老哥帶女生回來耶!」我那個剛升上國二的老弟馬上大叫。然後我老爸老媽以迅電不及掩耳之速轉過頭來。

<叔叔阿姨還有……你們好。>她笑得非常尷尬。

「哎唷!浩浩你第一次帶女朋友回來耶!來來,坐啊,吃水果!」老媽開始獻殷勤。

「妳是我哥第幾任女朋友啊?」口沒遮攔的死小鬼!!!!!

「這次不知能撐多久。」老爸………

『她是我朋友啦!別胡說八道鬧人家啦!我拿個外套而已,等一下還要出去。』

「原來只是純女性朋友啊~~」老弟話中的諷刺意味濃厚,我懶得理他。

等我下樓時,她竟然就坐在我媽旁邊吃著水果……她應該很餓了吧,我就知道她最受不了食物的誘惑

我們去鎮上的麵包店買了個最小尺寸的生日蛋糕和幾瓶飲料,然後我帶她去西螺大橋旁的河堤散步。西螺是個小地方,稱不上是城市,頂多算是小鎮,雖沒有大城市的方便繁華,但優點是幽靜車少,民風純樸。

我們挑了個地方點亮蛋糕,唱了生日快樂歌。

<許願啊,許願!>她笑得比我這個過生日的人還要開心咧!

我想了想,其實沒有什麼特別的願要許。我成績ok,女友不缺……『ok,第一希望身邊的朋友家人身體健康;第二世界和平;第三……』

<第三個不能說啦,會失靈哦!>

我望了她一眼,第三希望我們的友誼不要變質,永遠持續下去。

我吹熄蠟燭,拿了一隻叉子給她。反正只有兩人,就不用麻煩再切了。

吃到一半,她從包包拿出一個小紙袋給我。

<哪!禮物!>

『這麼好康,還有禮物凹啊?』

我打開看,是一只銀製耳環。我國三一畢業就在左耳打了一個耳洞,只是追流行,看起來還不壞。

那只圓環狀的耳環很男性化,外表沒什麼花紋。但是若角度對了,在內側可見刻著流星,我數了一下,有三顆。

『眼光不錯哦,謝啦!』

<這耳環還有意義的呢!>

『什麼意義?』我很好奇。

<人們都喜歡向流星許願,流星代表的是希望,是守護;可是流星並不常見啊,一旦出現了,馬上又殞落,能承載那麼多願望嗎?所以耳環上這三顆流星是特別的,只屬於你一個人的,會永遠守護你,不會消失。>

她向我一笑,又快快樂樂地吃蛋糕。<我掰的啦!可是這真的是我的想法哦!>

那一瞬間,我心裡湧起一股無法言喻的感覺,滿滿漲漲地,不會形容,因為我從沒有過這種心情。我盯著她,隱隱約約覺得,剛才許的第三個願望可能不靈了……

しもゆ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